您的位置: 首页 >> 5G

br假期回外婆家吃饭的时候听到了一个消息搭配

2020.06.02 来源: 浏览:1次

假期回外婆家吃饭的时候听到了一个消息——包子不见了。外婆随口说的,后半句没说出口的话大概是“兴许是死了吧”。我愣了愣,始终不知道该怎么消化这件事。
包子是跟我同一年生的一个男孩子,小时候长得白净着呢,特别招女孩子喜欢。但是村里的大人和男孩子都不怎么待见他,那时候我也不太懂,大概是因为他“娘娘腔”或者因为他是“野孩子”吧。对了,包子从小就没有爸爸,虽然后来七岁的时候有爸爸了,但那是后话了。
回家的时候路过了村头的一口废井,那是有自来水之前就废用的,现在村里别的井都填了,就独独剩了这一口。说曼联和俄罗斯曼城安郅都有足够的财力买走阿尔维斯。红魔缺右后卫已经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起来也忌讳,这井里有村里人没赎完的罪。包子妈在包子七岁的那年寒假从井里被捞出来,那天冷的呀,但是全村你就需要对用户上传的文件类型做出限制的人都来看热闹了,在被外婆捂住眼睛之前我也看清了那惨白的脸和湿湿的贴在脸上的头发。包子妈可真好看啊,这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就算是尸体也比那些叽叽歪歪说三道四的老女人好看得多,包子也是像他妈才长的这么好看的吧。
“这天可真冷啊,可怜欢喜是遭了多大罪才心一横跳进去的啊!都是你们这些人逼的啊!你们可积点德吧!”张伯伯是村长免不了说几句。为方便广大考生及时了解个人投档、录取情况包子妈的名字叫欢喜。
“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还怕别人说?有本事带她男人回来啊?闹个死无对证就清清白白了?”张婶看不惯。
“就你嘴碎!”
“你这么护着她,怕不是跟她有什么吧?”两个人眼看着就吵起来了。
后来不记得是谁劝了下来,总之包子妈下葬了,村里某些男人是真不舍得的,平时没少因为人家孤儿寡母去人家家里帮忙,也帮出了不少闲话,因此包子妈死后包子也挺受叔叔伯伯们的照顾。而且包子妈人都死了,女人们心一善下来倒也挺可怜这个乖巧可爱的孩子。
其实包子外婆就在村里住着,只不过不认这个外孙。倒也说得过去,她连包子妈这个女儿都是不认,连最后一面都是没来见的。有人说:“包子妈这股狠劲也是随她妈呀,一个亲生的闺女说不管就眼睁睁随她去死了,一个丢个小娃儿在世上,自己死了一了百了。”
包子晃荡了将近一年就去城里读书了,我也没见过了,是他爸爸来接他了,对,就是那个不要他们娘俩的男人,逼死包子妈的男人来接他走了。那天也是大场面啊,上一次村里这么热闹还是包子妈死的时候。当时孩子们可羡慕了,谁也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小汽车,包子换上他爸爸带来的新衣服之后更好看了,像是电视里走出来的,我到现在还记得。
还是从村里碎嘴的女人那儿听到的,说是那时候男人家里的老婆不生孩子,骗了在读大学的包子妈,为了生个孩子。也正是因为那年头,一个读大学的姑娘非要跟一个有家室的男人跑,包子外婆才要跟她断绝关系的。后来在包子妈肚子越来越大的时候,男人的老婆也怀孕了,一开始她老婆不生孩子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胡来,所以包子妈被抛弃了。可能是男人做多了孽,老婆生的孩子居然被拐卖了,找了两年没找到,又想起来还有包子了,这就回来接了。
等我十三岁读初中的时候才又一次见到了包子。他被送回来了。那天我刚好开学,去报道的路上看见包子和他外婆,包子对我笑了,真好看,比他走的那天还好看,他已经比我高一个头了,夏末秋初的太阳从他背后照过来,晃的人睁不开眼,我微眯着眼睛为了看他看的更真切。
从学校回家之后我拐着弯的问到了包子的消息,包子妈去世之后他“乖巧可爱”是因为得病了,听来的是说“魔怔”了,现在看来的话大概是抑郁症之类的,反正因此到了新家里不说话惹的一家人都不喜欢他,近来一次发烧,他不开口说,也没钱买药,就那么拖着,然后脑子烧坏了,就成了一副见谁都傻笑的样子。
那么好看的笑就这样变成了傻笑!我还以为他是记得我才对我笑的。
笑着吧,总比心里难受不说话好。
包子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村里帮些零活儿,这家磨面的时候看着驴,那家盖房子了帮着搬东西,总也有好心的邻里给些钱,就这么跟外婆凑合着生活。没事的时候就跟大黄一起在门口晒太阳。
在他没事的时候,上学的路上我刚好会路过他和大黄,大黄冲我叫几声,他冲我笑。他笑起来还是那么温柔,让人一整天都很开心。
他跟大黄在一起是因为只要有小孩子来欺负他骂他“傻子”的时候大黄就冲上去吓唬那些小孩。
渐渐的大家都忘记了一些事,那口死过人的井也因为方便使,又开始用了。直到在那井里又捞出了包子外婆。那天包子坐在井边,也不笑,别人叫他也不动,大黄夹着尾巴围着他转圈。然后第一个打水的人吓的瘫在地上,叫来了村里很多人。
我壮着胆子跟外婆商量着能不能让包子来家里住,家里就我们俩,父母在城里,有空屋子,也不差这一双筷子。外婆也是心善的人,于是包子就住到了我隔壁屋。包还要承担着每个月几千元的月供。父母总会老子开始慢慢接受我和外婆是他的家人,我也有事没事就跟他说话,虽然他不总理我,有时候理我了也说些孩子话。
半年后村里开了个苗圃,往城里供花苗树苗,包子被叫去看树苗,一个月给六百块钱,包子很高兴。包子负责晚上,另一个人负责白天,俩人换班,那个人是老板的亲戚。
后来我在家的时候包子基本上都在睡觉,我放学了包子又去苗圃了,只有周末能说上几句话。隐约从包子嘴里知道那天包子外婆想要包子跟她一起跳井,包子挣开了。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也没有再问下去。
我高中就不在村里读了,每次一放假就急着回来,外婆告诉包子我什么时候回来他就提前在村口等我,帮我拿行李,嘴里嘟囔着“不重不重”“想你想你”的,有时候从苗圃回来还给我摘一朵花说:“姐姐好看。”他叫我姐姐,因为他回村里这我四年长大了很多,我十七了,而他依然十三岁。甚至更小。
大概事发是因为快高考的时候我逃课回村里了。因为压力太大我想包子了,也因为怕我考上大学就见不到包子了。包子包子包子,都是包子。
我还记得外婆要给我跪下说对不起我,说因为当时心善毁了我。还记得母亲坐在我床边哭了一夜。结果当然是我妥协了。
包子住进了苗圃。这不是他的错,我说我离这里远远的再不回来,他们不听,只是驱逐了包子。
我也如他们所愿考上了本地的一所大学,回家很方便。包子却再也没有家了。
每次回村里都跟父母一起,我也不找借口再见包子,有一次恰好遇见了他,我也装作没看见,他搬着盆栽冲着我的背影叫我“姐姐”。我知道故事早就结束了,我不应该回头。
这次是那件事之后三年来家里第一次再提起包子。
回去的时候,我依然有些走神,恍惚听见外婆说:“妮儿,今年找个对象吧。”
是啊。包子已经不见了。

共 24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苦命的包子,在目睹母亲自杀后,得了病,被亲生父亲接走又送回,最后跟着狠心的外婆过,外婆带着他一起跳井,他挣脱了,被作者向自己的外婆求情,收留了包子,并爱上了他,家人为了作者的前途,将包子驱逐,隔断了他们的联系。再后来,包子不见了,听说是死了,可作者的心里依然记得包子的一切!欣赏,问好,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0 -22 0 :22:16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柳州妇科医院
胃胀消化不良有气
益母颗粒的成分
湖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黑河治疗白斑的医院
打篮球小指戳伤用什么药好
Tags:
友情链接
长沙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