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LED面板巨头京东方钢丝上的舞者区域

2020.05.07 来源: 浏览:1次

京东方20年的发展,有一些不为人理解的地方。既有军工背景,又有国企背景,既承担着国家发展新兴产业的战略,又是公众公司,多重角色交织在一起,很多时候都在困局中痛苦地求索,在矛盾中寻找平衡,犹如钢丝上的舞者。

在A股市场,京东方是一个富有争议的公司,产业研究人士赞其是中国液晶面板工业参与国际竞争的旗手,政府对它青睐有加;同时它又备受公众的诘难,说它是烧钱机器、亏损大户、铁公鸡 但不管外界的声音如何噪杂,京东方依然坚定地走着自己的路。201 年的京东方,已经是全球显示领域出货量排名第五的高科技企业,成为中国大陆显示产业参与国际竞争的龙头企业。

京东方是怎样发展起来的?近日,走进京东方,与公司董事长王东升、总裁陈炎顺面对面的交流, 坦率地说,京东方20年的发展,有一些不为人理解的地方。 京东方总裁陈炎顺直言,京东方既有军工背景,又有国企背景,既承担着国家发展新兴产业的战略,又是上市的公众公司,多重角色交织在一起,很多时候都在困局中痛苦地求索,在矛盾中寻找平衡,犹如钢丝上的舞者,这就是真实的京东方。

改制之痛

京东方的前身是一个曾经无比辉煌的老军工企业 北京电子管厂(也称774厂),一度是中国最大最强的电子元器件厂。然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这个 万人大厂 连续亏损,濒临破产。直接的原因是,电子管技术被半导体技术逐步替代,老的产品无法适应市场的需求,电子管市场迅速萎缩。

同时期,经济体制改革也在艰难推进,1992年党的十四大召开,正式提出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国有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目标,由此拉开了国企改制和民营经济如火如荼的发展序幕。京东方就是在这个大浪潮的裹袭下开始了改制之路。

对一个有着几十年军工背景的老国企来说,一下要走向市场,跟充满活力的民营企业去竞争,这个过程并不容易,始终要在矛盾和困惑中做出抉择。而在企业改制之前,首先面临抉择的是王东升自己。

1992年9月,时任总会计师的王东升被 突击 任命为厂长。 当时我已经要走了,手续都办好了,去另一家企业做常务副总裁,他们答应给我解决两套房。 之所以要走,还是因为他有一颗改革的心,但发现在积弊深重的老国企实在难以推动, 最生气的一次,我在上面讲方案,不到5分钟,下面一些同志就有打呼噜的。 是走还是留?王东升很纠结,所以在任命宣布后一个月都没去接这个担子。直到有一天,一位同事给他找了个留下来的理由: 为了我们的老师傅不再去捡白菜帮子! 这句话击溃了王东升的心理防线,他决定留下来,改造这个企业。

北京电子管厂本来归国家电子部管,是副省级单位,后来下放到了北京市。为了减少改革的阻力,王东升向市里提出几个要求:第一、支持企业股份制改造,走市场化道路;第二、从他开始,带头取消官本位和国企的等级制度,向职业经理人过渡;第三、只有书记和厂长归市里管,其他的人事权下放给企业。也许是死马当活马医了,这几个要求市里基本上都答应了。

股份制改造,需要引入股东, 当时我们出去游说,人家一听是774厂的,直摇头。 找银行,也不愿再借钱,因为已经欠了一堆旧债,资产负债率高达98%。王东升一帮人合计,想到一个办法: 我们劝银行把债务转成股份,反正这笔钱我们也还不起,入股还有可能收回来。 银行提出:你们必须找到新的投资,才考虑债转股。

新的投资到哪里找?王东升带一帮人找了一圈,没人给钱。走投无路的新领导班子决定动员职工凑钱入股,而当时企业正在改造,一部分人面临分流下岗, 我在大会上说,入股不等于你的岗位就能保留,而且交钱入股,企业成功的把握是50%,这钱有可能收不回来。 但对企业的感,让他们在面对自身利益和企业发展矛盾时,大多数也选择了后者,王东升至今仍记得一个工会干部的话: 王东升已经把刀架到我脖子上来了,但我还是支持他改革,把老厂救活。 最后,老厂的2600人凑了650万资金,这是京东方发展的第一笔 种子基金 。京东方总裁陈炎顺说,京东方可以算是全国第一个亏损企业做股份制改造的,这就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智慧,国家在1998年提出 债转股 ,但京东方在1992年就想到这么做了。

199 年4月,由银行 债转股 、员工凑钱入股,加上其他一些小股东,一个混合所有制的北京东方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了,王东升任董事长兼总裁。

改制后的京东方脱胎换骨,逐步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面向市场化经营,自己决策,不再受上级的行政指令干扰。尽管如此,但国企、军工企业、电子器件行业等前世复杂的基因已经融入企业血脉,植根灵魂,让京东方在今生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亦承载了许多重担,不得不一次次在左右权衡中做出选择,有时难免顾此失彼,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时段,对京东方的选择自然有不同的评判。

小孩不消化是什么症状
来宾治疗白癫风医院
铜川治疗白斑的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长沙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