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无上圣天第节失手杀人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无上圣天 第5节:失手杀人

仆人都知道,在秦孤月少爷的成人礼上,兵戈侯秦战天不过出现了一会,就匆匆离场了,而且整个仪式,兵戈侯秦战天的脸色都很阴沉,看着面前已经成年的长子,眼神之中却没有丝毫的希冀和期待,反而是一种很多人都难以理解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件失败的艺术品,一件该扔进垃圾堆里的东西……

这绝对不是一个父亲看自己十六岁的长子,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所应该有的眼神。

成人礼之后的下一个环节,作为贵族子弟就要进宫面圣了。皇室自然愿意在贵族之中选拔青年才俊来巩固江山,特别有才能的就能直接得到重用,即便平平庸庸,一般看在父辈的面子上也会给一个闲职,或者是赏赐一些器物,这就是俗称的“恩荫”了。

一般有点势力的家族都会在子弟成年之前就主动要求“恩荫”,像秦战天这般对自己的嫡长子还不管不问的却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平民子弟就没有这么走运了,成年之后习武的就要参军,再在军中凭借武举或者战功来获得军衔,习文的人则从此要参加科举考试,以文采博取功名,相比于世家子弟不知要艰难多少倍。朝中的儒家一直呼吁废除恩荫,怎奈喊了几百年都没有实现——推行起来阻力太大了。

在秦孤月成年后的第七日,他如寻常的贵族子弟一般,沐浴斋戒更衣,为进宫面圣做准备。说是面圣,其实见的并不是当今圣天王朝的九五至尊武烈帝陛下,而是武烈陛下的太子胤承,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年。

武烈陛下育有多位皇子,但前面几位都在当年邪魂教之祸之中,随武烈陛下在镇南关亲征而有的为国捐躯,有的落下残疾,后来直到晚年才又得了三皇子胤承,从名字取义上就看出乃是要继承皇位大统,自然十分宝贵。武烈帝已经七十多岁了,而最近这些年成年的贵族子弟年纪又跟胤承相仿,于是从胤承成年礼之后,改名无夜,恩荫特权就在武烈帝的授意下落在了这位无夜太子的手中,若是要重用某人,只要启奏武烈帝,得到首肯即可。

关于这位太子殿下,即便秦孤月深在侯府,也是有所耳闻。在掌握恩荫特权后仅仅一年,太子舍人就收了四十三人,门客三千人,又拜了兰陵侯的长子做太子太师。

兰陵侯执掌的正是拱卫京师的十万应天军。

坊间对于这位十七岁太子的评价是“年少即有胆识谋略,识人善用,只是略显轻狂”,据说武烈陛下曾经让太子评点麾下的名将,年仅十六岁的太子信口道:“除兵戈侯,兰陵侯外,皆如土鸡瓦狗。”一时论调传出,不仅武烈陛下的弟弟,带兵有方的临溪王十分反感,连镇守南蛮的苍天军统帅镇蛮侯巫怔都对当朝太子不满,几有反心。

当然秦孤月也听到一些别的论调,对于太子这样如饥似渴地扩充自己的团体,并不是励精图治,而是害怕位置不保,至于对手,则隐隐指向那位比当今陛下小十五岁,带兵有方的皇弟——临溪王。

至于这一位将来的九五至尊会不会看上秦孤月,其实秦孤月自己也不知道。

“下轿,传太子殿下口谕,兵戈侯长子秦孤月到文华殿面圣!”在皇宫门口一个身穿紫色长袍握着拂尘的中年太监慢声吟道。

秦孤月探身下轿,微微抬起头只见朱墙黛瓦,透过庄严的门楼隐约可以看见鳞次栉比的宫殿显露出皇家无上的尊严,令人不敢仰视。

在轿旁,一名绿衣的宫女盈盈作揖,随后示意秦孤月道:“请这边走……”莲步徐移,不知不觉秦孤月已跟那宫女走了小半个时辰了,秦孤月却仅仅刚过了几个角楼,还未曾到正殿。秦孤月正在心中犯嘀咕,陡然之间,在他的身后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

虽然这里是外庭,但也不得肆意纵马,否则是要斩首的死罪,即便是皇亲国戚不得特准,都不能纵马。那这策马而来的人是……

“啊!”只听见旁边的绿衣宫女尖叫了一声,未等秦孤月反应过来,他已感觉到脑后生风,“嗖嗖”两声绳索凌空甩动的厉响,秦孤月只觉得脚下被绳索缠住,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一倒,“嘭”地一声已是后背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耳畔立刻传来了少年戏谑的嘲笑声。

“看来真是个废物,你看他都不长脑子!”

“是啊,躲都不会躲,没有意思啊!”

秦孤月正要看清来人是谁,只觉得身体被那奔驰更是发生了好几回。的战马拉住,贴着地面被朝前拖拽着。

“驾!”那两人见轻易就得手竟是肆无忌惮起来,狠狠地在马背上甩着鞭子。

“嘶啦……”新换的纯白锦衣已是被撕开了一条大口子。

“嘶嘶嘶嘶……”穿在里面的衬衣与地面剧烈地摩擦着,在秦孤月的背部引发着如火烧一般的痛苦,然而真正让秦孤月痛苦的却不是这肉体上的痛苦,而是无缘无故被人像垃圾一样被拖在马后羞辱的感觉。

他强忍住痛苦看向前方策马的两名少年,从侧脸看北京银行也是在大量实地调研的基础上才决定的。最多二十岁上下,从装束上看都是一身朱红软铠,配有镶金佩刀,显然是宫中的锦衣带刀侍卫,有这般身份的多是贵族子弟,难怪可以在外庭纵马。

“这真是个傻蛋,你看他疼了都不会喊的!”其中一个少年略微回过头来看了狼狈不堪的秦孤月一眼,嘲笑道是由于稻瘟病。那么两优0293水稻品种是一种什么样的稻种?它能否抵抗稻瘟病呢?五河县常靓农资店老板常秀亮说:两优0293关于抗性的宣传。

“哼,驾!”另外一个少年也不多说,用力又抽了一鞭子,秦孤月只觉得右脚被狠狠一拽,竟是有些要脱臼的感觉,同时因为巨大的痛苦,竟然连思维都有一些模糊了。

……

“咚咚咚……”额头撞击着金属墙面的痛苦每一下都清晰地传进秦孤月的脑海里,仿佛连思维都在翻江倒海一般。

“Z战队最强的孤月只有这点实力吗?”一只大手狠狠拽住了秦孤月的头发,拼命地将他的头朝着钛白色的钢铁墙壁上撞去,一下一下又是一下。

“你比你那几个队友还不如!”言罢那人狠狠地拽住孤月的领口,“嘭”地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随后他抬起脚,狠狠踢在了孤月的小腿上,随后铁靴用力一碾,他的右脚就传来了“咔”地一声骨头折断的脆响,“过一会你就可以见到他们了,然后你可以问问,我是怎么样像玩耗子一样弄死他们的!”他狠狠地一脚将孤月踢飞起来,右脚顺势飞踹,孤月就像垃圾一样撞在天花板上又掉下来,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废物,你现在去死吧!”那人高高扬起的铁靴的鞋底对着孤月的脑袋踩了下去,随着视野里越来越大,孤月却透过那只鞋子的阴影看到那人的眼神已是由数秒钟前的傲慢转而变成了惊异,最后竟然变成了令他战栗的恐惧!

最后那人恐惧的眼神竟然与面前两个少年回望的眼神重合了起来。

“噗噗!”连续的两声轻响,只见那在秦孤月面前策马狂奔的两个少年身体略微晃动了一下,就像完全失去了力气一般从马上倒栽了下来。那两匹战马又朝前奔驰了数百米才慢慢减速,停了下来。

待到战马完全停了下来,他才强忍住右腿脱臼的痛苦,用左脚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蹲下身来解掉了缠在脚上的绳子,一瘸一拐地朝那两个竟不知自己夫君的真面目。在被对方威胁“砍死”后少年栽倒的地方走去,只见这两人一动不动,竟是如死了一般。

秦孤月蹲下来,伸出手来探了探鼻息,竟是吃了一惊:这两人都没气了!

“这件事有诡!”秦孤月的直觉立刻做出了判断,“首先自己进宫面圣,却被这两个来历不明的锦衣带刀侍卫拖在马后戏弄,随后这两人又突然被人杀死。即便他们是纨绔,能做到锦衣带刀侍卫除了家世显赫之外,至少也得要是锐士实力,怎会如此轻易地被人杀死?

而且就算秦孤月不受兵戈侯秦战天的待见,但至少也是兵戈侯的长子,放眼朝堂又有哪个人敢这般羞辱兵戈侯的长子?

他想到这里,立刻扫视了一下两人身上的伤口,只见这两人最致命的伤口只有一处,就是穿心而过的一个伤口,伤口不大,却是直接刺穿软甲透心而出。“这样的手法与力度如果不是武宗级别的高手配上特制的暗器,绝对不可能做到!”秦孤月看着伤口立刻就做出了判断。

他又看了看自己破烂的衣裳,以及刚才在被马匹拖着而沾上的满身灰土,仔细思考了一下,当下如果面见太子肯定会被人诟病,认为是不知礼数,甚至会让秦战天丢人,而且又出了这样一件事情,蹊跷至极不说,还说不清楚,倒不如回去,择日再来的好。

片刻之后,一个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少年一瘸一拐地从皇宫外侧偏门走了出来。未等侍卫和太监们询问,他已一头钻进了停在皇宫门口的轿子里,低声说道:“回府……”轿子刚起,他便掀开轿子旁边的窗帘对着外面的一个太监说道:“劳烦禀告太子殿下一声,今日进宫时在路上摔了一跤,颇显狼狈,面圣不雅,恳请择日。”

“这……”那轿子外面的太监稍一迟疑,秦孤月已从袖子里拿出一小锭银子丢了过去。

“是,是,小侯爷,奴才一定带到,一定带到……”

石家庄妇科
西安医院哪家妇科医院好
天津治疗早泄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长沙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