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文圣天下第三十一章镇城之宝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文圣天下 第三十一章 镇城之宝!

乘上马车,隔着门帘,苏文眼见自家府邸越行越远,心中一时感慨万千。

身边的小丫头眼中也流露出浓浓的不舍之意,眼圈微微泛红,苏文只好将她轻轻搂在怀中,以示安慰。

“总有一天,我们会回来的。”这句话不但是在説给苏雨听,更是在説给自己听。

马车很快驶出了城门,行到城外的驿站前,却不想,这大清早的,在驿站处竟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远远望去,黑压压的一片。

苏文透过门帘,面露狐疑之色,只待看清人群前站着的殷无殇、成德和章啸山等人的时候,苏文已经明白,这是殷无殇的安排。

之前殷无殇便跟苏文説过,他会故意放出错误的消息,谎称苏文去邻城游学,却不想,殷无殇竟然整了这么一出来。

名义上是为苏文送行,但其实是想透过这些人,将苏文的去向传扬出去!

苏文心中了然,跳下了马车,走到驿站前,先是向诸位大人行了礼,这才説道:“各位如此抬爱,学生真是当不起啊!”

成德乐呵呵地笑道:“先生自然当得起!昨日圣庙之前,春熙楼内,先生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让我等为之敬佩不已,得知先生要外出游学,我等前来相送也是应该的!”

苏文离开临川城的真实原因,成德当然是知道的,不过他早已与殷无殇统一了口径,此时説来,倒也滴水不漏。

苏文客气了几句,便见殷无殇走上前来,将一个小包袱交到苏文手中,开口道:“这是我跟成大人给先生的盘缠,虽然不多,但也是个心意,望先生收下。”

苏文正要拒绝,却见殷无殇偷偷朝自己使了个眼色,他顿时明了,这个包袱里面,恐怕不止是盘缠这么简单,于是将其收下,郑重其事地道了谢。

一旁的章啸山见状,顿时笑骂一声:“你们这两个老家伙,居然还背着我悄悄准备了东西,幸好我早有筹备,否则我这堂堂富之名,岂不是被你们给毁了去?”

説着,章啸山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厚厚的大红包,递给了苏文,苏文接过后,只是略微地用手捏了一下,便知道里面装的都是银票,从这个红包的厚实程度,以及章啸山的富头衔来看,恐怕不会低于一万两!

苏文心中惶恐,想要婉拒,却听得一旁的殷无殇笑道:“苏文你别不好意思,能让章老弟这只铁公鸡拔几根毛下来,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啊,你可不能辜负了章老弟的一番心意啊!”

随着阵阵哄笑之声,章啸山面不改色,冷冷一哼:“你们懂什么,我那叫勤俭持家,否则又哪能挣得这么一番家业下来?”

苏文嘴角噙着笑,躬身向章啸山道谢,接下来,也有不少人66续续走上前来与苏文攀谈。

有的只是在言语上表示了对苏文的支持,有的则送上了或轻或重的礼物,聊表心意。

甚至还有一位大婶儿拎了一只老母鸡来,惹得苏文哭笑不得。

“苏公子!你昨日可为我临川城挣了大脸了,我们永远支持你!”

“就是就是!苏公子,你可得早日回来啊,我临川城出了你这么一位天才,説出去也脸上有光啊!”

“苏公子!一路保重!”

到了最后,苏文甚至在人群中见到了金大锤,那比牛还要壮硕的身形之上,仍旧带着无比憨厚的笑容。

“苏公子,俺昨天可佩服你了,虽然俺不懂诗词,但是俺也知道你作的词肯定特别牛,俺爹还让俺要以你为榜样呢!”

苏文闻言不禁哑然失笑,昨夜在春熙楼中,这个金大锤便説他不懂书法,让人啼笑皆非,如今他又成人自己不懂诗词,真不知道等他日后晋升贡生之后,第二道文穴如何选择。

説着,金大锤突然拿出了一把短剑,对苏文説道:“这是俺爹打的,虽然説如今武道没落,但是拿着这剑也能起个防身的作用,苏公子收下吧!”

苏文接过短剑,挂在腰间,笑着説道:“金大哥帮我谢谢令尊,这剑我收下了,希望日后咱们能在州考中再见!”

金大锤憨憨地一笑,锤了锤自己坚实的胸口,diǎn头道:“嗯!一定会的!”

见时候不早了,众人也不敢耽误了苏文的行程,于是纷纷向苏文告别,却在此时,殷无殇突然上前来,对苏文説道:“先生既然要走了,不如留下一幅墨宝,算是留个念想,日后也能激励那些私塾中的学子!”

苏文笑道:“也好,可是这里也没有纸笔啊。”

“有!谁説没有!”一旁的成德生怕苏文反悔,赶紧从怀中掏出了一支上好的墨笔,递到苏文手中。

紧接着,章啸山和殷无殇也如同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了宣纸、砚台、墨锭和镇纸,几个守备军甚至抬来了一方石桌,摆在苏文身前。

苏文摇摇头,故意叹了口气道:“原来几位大人是有备而来啊!这算不算我又被各位坑了一把?”

苏文此话一出,顿时惹来阵阵笑声,倒是殷无弥补村级“小银行”短缺殇几个老狐狸,脸上凛然大气,还言之凿凿地説道:“身为读书人,文房四宝这些东西,总是要常备身边的嘛!”

苏文不禁被逗乐了,如果这还能糊弄过去的话,那眼前这个石桌又是怎么回事?

不过苏文也没有计较这么多,他笑了笑,説道:“也罢,那我便作一诗吧?!”

説着,苏文的目光扫向一旁古道上的万丛杂草,心中已经有了腹案。

便在苏文思考的这段时间里面,殷无殇已经替他铺好了宣纸,成德也紧赶慢赶地磨着墨,这一幕要是传出去,不知道会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一城之主亲自铺纸,圣裁院院长为之研墨,几个人有这种待遇?

不过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没有放在这上面,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苏文,心中揣测着,这一次,苏文又能作出何等惊天动地的诗文?

苏文的那登高引来半圣亲临,众人可都是亲眼目睹的,与其相比,苏文在春熙楼中所作的青玉案反而并未引起大家太多的重视,毕竟当时根据才气高度来看,那只是一极叹之词而已。

所以在众人心中,一直认为苏文在诗文上的造诣是胜过词的,此刻一听苏文又要作诗了,每个人都显得激动万分,屏息静气之下,连大气都不敢喘。

随着苏文的目光,大家也看到了那古道边丛生的杂草,不禁猜测,难道苏文这次要作的诗,与这杂草有关?

苏文并没有让众人疑惑太久,片刻之后,他从章啸山的手中接过笔,填饱了墨,手腕随之疾动!

苏文的八大文位中,其中有一位便是书位,乃是以草圣张旭的肚痛贴开启,所以他此时所写的,亦是草书。

笔锋落在纸上,顿呈狂意,便在万众瞩目之下,苏文的第一句诗文已然落下。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果然是跟草相关!只此一句,一旁正在磨墨的成德便已经愣住了,全然忘记了此时自己的职责,只是怔怔地看着纸上的那行草书,心中的震撼之意,无以复加。

然而,此时却无人敢开口打扰苏文,就连章啸山想要为之叫好,也生生憋住了这口气,把脸给涨了个通红。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殷无殇盯着这一句诗文,心中暗叹:“妙!实在是妙啊!此言将野草的坚韧描绘得如此生动,就连野火也不能阻挠起磅礴的生气,只待春风到时,自然破土而出!”

正想着,殷无殇却猛地心中一颤,这诗到此刻虽然实在説野草,但又何尝不是在指代苏370万人是迄今法国录得最高游行人数记录。此次游行不仅是法国民众的总动员文自己呢?

苏文被徐家迫离临川城,不就正如遭遇了野火侵袭的野草吗?只待苏文成为贡生,进入书院,便可像野草这般,重新展现出其最强大的生命力,这便是,春风吹又生!

苏文这是在借诗告诉所有人,告诉徐家,他永远不会被击败,他的坚韧,你想象不到!

便在殷无殇感慨万分之时,苏文的后两句已经落在了纸上。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宏城。暂别临川去,萋萋满别情。”

到了这里,苏文的笔锋一转,将对野草的述颂,巧妙地转为了淡淡的离别之情,让人拍案叫绝!

最后,苏文提上了这诗的名字,却极为简介,只有一个字——草。

“好诗!”到了这一刻,章啸山终于憋不住了,第一个惊叹起来,而其他人则还在细细品味这诗中所蕴含的无上意境。

与此同时,一道紫气光芒翩翩而落,将苏文以及他身前的石桌笼罩其中,显得那般肃穆而静谧,足有数丈之高!

这也预示着,苏文的这草,已经达到了凡的境界,差一diǎn便能比肩登高,成为传世之作了!

诚然,文人的诗词书画等作品的品阶,与其自身实力无关,但前面的五个境界所激的才气光芒,都是与文人自身的实力同等的,比如苏文在春熙楼的那青玉案,虽然达到了极叹,却仍旧只镀上了赤红色的光芒。

唯有达到悟意、凡、传世和惊圣这四大境界的大作,才会有才气从天而降!

便如此刻!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在继传世之后,他们终于再一次亲眼目睹了凡之努力构建以知识产权为主导的核心竞争优势。二是制定出台江苏省知识产权保护与促进条例作的诞生!

而且,苏文的这诗,是要留在临川城的!

想到这里,殷无殇已经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连声道:“至此以后,先生的这诗,便是我临川城的镇城之宝!”

南昌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长沙治白癜风医院
银川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Tags:
友情链接
长沙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