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云计算

龙魄原型体第二百五十四章战斗旁观者的对话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1次

龙魄原型体 第二百五十四章 战斗旁观者的对话

虽说总算能掌握了身为龙魄原型体就应该学会的一个龙吼,但冯龙德对此还是在灵魂深处内很兴奋的,虽说刚刚那一嗓子是真把芙兰朵露这个吸血鬼金发萝莉打急了......

罗恩病毒独有的高速再生能力让冯龙德侧腹部上的伤口恢复到原本没受伤时的模样,就连衣服也都修补成原样,让冯龙德得以再一次投入战斗之中。

站起身的冯龙德感觉自己的身体稍微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罗恩病毒虽然能让自己某种意义上也能跟蓬莱不死人一样无限次数地进行再生,但冯龙德体内的罗恩病毒要这么干的话可是需要大量营养或者说能量的,就导致冯龙德经过那么长时间的战斗与周旋后导致他现在的身体开始有些发虚。

冯龙德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让他也开始准备真拼命了—堆着约一人高的生活垃圾、建筑垃圾。据村民讲—罗恩病毒现在最多还能撑一段时间来维持住自己的疾跑能力与再生能力,但具体能持续多长时间就连他这个病毒原型体自己都不知道,真如果到罗恩病毒彻底不干活时都没法解决战斗的话,那么自己的下场要么是被芙兰朵露彻底玩坏,或者是被玩得半坏不好的......

抡着斧型戟划出了一个半圆,冯龙德浑身燃烧着碧绿色的火焰,笼罩在一层黑红相间的血雾中奔着刚把火整熄灭的芙兰朵露就去了。

看到冯龙德冲了过来,芙兰朵露也没见怎么动作,身后再度浮现出了那个圆形并描绘着一颗六芒星的粉红色魔法阵,大量各种各样由各系魔法元素与鲜血力量组成的弹幕光弹从中冒出,组成相当多的阵型朝冯龙德轰击而去。

“yol......”发现芙兰朵露企图用弹幕海来压制6、月券可以累积自己的行动,冯龙德快速地从背后解下背着的钢制鸢尾盾由左手撑着并将其迅速死息武装化,用它强行顶着弹幕光弹轰击的同时再一次酝酿着火焰吐息的吼声。

发现自己之前对冯龙德占据优势的弹幕光弹攻击现在没有太多作用后,芙兰朵露再一次开始五指握在了一起,准备攥成一个拳头。

“卧了个大槽的......”看到芙兰朵露的手部动作,冯龙德灵魂内一片冰凉。想都没想就集中了全部精力在自己要嚎出来的龙语词汇上:“ul!我擦!!”

几乎是同时,冯龙德的火焰吐息与芙兰朵露的破坏能力一起向着对方使用,造成了双方都惨呼一声的结果:芙兰朵露仓促的躲避使冯龙德喷吐而出的龙息并没有全部喷到了她的身上,还干扰到了她使用破坏能力的动作。但依旧被高温的火浪喷得满身都是;而冯龙德虽说打乱了芙兰朵露的破坏能力使用,却依旧无法避免自己的胸膛上破开一个大d——芙兰朵露原本要破坏的是他的心脏,被冯龙德一口火焰吐息直接打乱了节奏,变成破坏了他的一部分肋骨,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一边是利用罗恩病毒快速再生着受损部位并酝酿着龙语吼声的龙魄原型体大叔。一边是打扑着火焰并开始一手单举着雷万汀一手做好破坏能力使用的吸血鬼金发萝莉,双方在短时间内调整好状态就高吼一声后,再一次碰撞在了一起。

看着一个身穿黑色军装的壮硕大叔挥舞着硕大的斧型戟并口吐着龙息与一个身着露背礼服扛着一把比自己都高n头的超长双手剑的金发萝莉扭打在了一起,保持了一段距离进行围观的卡洛琳、蕾米莉娅与咲夜都对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一场你敬爱的兄长与我亲爱的妹妹之间的战斗,你怎么看?”蕾米莉娅突然问道。

在幻想乡里生活了差不多得有八十多年了,不管是蕾米莉娅还是咲夜,她们都早已习惯了这种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缘故双方就能打得昏天黑地的雷人情况,所以在冯龙德跟芙兰朵露之间厮杀得难解难分的时候,蕾米莉娅都开始安安稳稳地喝红茶吃甜点了:能够c控时间的潇洒女仆长咲夜早已经在拿到称手家伙的冯龙德与自家二小姐刚开始互殴的时候就瞬间准备好让自家大小姐一边吃着夜宵一边观战,捎带脚连卡洛琳都有份......

跟自家的兄长一样。卡洛琳在幻想乡里待了也快有一年可做不到能如此淡定的心态,只不过生性淡漠的她从表面上看不出来对此有什么焦急的表现——从她跟蕾米莉娅一样静静地端着一杯刚从咲夜手中递过来的红茶品尝的样子来看,卡洛琳与她的兄长相比其中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管是从表面上还是从思想上都是处惊不变。

“胜负难分,你的妹妹芙兰朵露所拥有的那个破坏能力,就我来看力量层次相当高,不是兄长凭借着目前的状态可以应付的。”卡洛琳不紧不慢地说着,她已经很久没有和别人进行过这种讨论了,

毕竟身为幽冥魔姬的她在条顿营地可以说在个人实力上稳居榜首,冯龙德虽说现在实力与以前相比大幅度增长了不少,但就底子而言还是逊她好几头......不过现在想着也是闲着。卡洛琳暂时也没有继续暗中帮助自家兄长的需要,和红魔馆的馆主讨论一下免得观战的过程中太过于无聊,而且也能让相互之间的关系略微融洽一些。

话语一转,卡洛琳继续说道:“但是。这里的环境并不适合大规模魔法的施放作战,而且你的妹妹芙兰朵露那把强大的火系附魔双手剑也同样在这里挥舞的话会受到限制,就算她的实力层次再高,在这种相对狭小的空间中与挥舞着斧型戟的我的兄长战斗,也很难讨得了便宜。”

顿了顿后,卡洛琳又接着说道:“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我的兄长最好的结果就是打一个平手,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被你的妹妹打到连再生能力彻底无法发挥为止,毕竟他的总体实力与她相比有太大的差距,这可不是能够靠战斗技巧所能弥补得了的。”

“在你看来,你的兄长很弱是吗?”听着卡洛琳的叙说,蕾米莉娅品尝了一口她那份加了鲜血的红茶后问道,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很弱。至少对于他曾经拥有过的最为巅峰的实力进行比较的话,他弱小得太夸张了。”卡洛琳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不带一丝犹豫,“这次意料之外的战斗虽然说肯定会对他有很大的危险性。但这也正好刺激刺激他最近开始失去的上进心,省得他忘了自己现在的实力究竟是什么情况。”

“......可能还是我不太够了解你们这些条顿人吧,毕竟待在幻想乡里有一段时间的家伙们,普遍都习惯了平淡或者悠闲的生活,你的兄长在沙龙里聊天时就说过他每天非常之忙。这让我和咲夜倒有些意外,毕竟我可不觉得你的兄长是那种特别勤奋的人。”看着挥舞着黑光与绿焰相互交织缠绕的斧型戟的冯龙德,蕾米莉娅一副怀念起了什么似的表情,“卡洛琳,你和你的兄长冯龙德应该知道我的能力吧?而且也很清楚我曾经对他也使用过能力吧?”

“知道,你的行为让他恢复了一些遗忘的记忆,只不过......到现在为止,他还是不太想要承认他的真实身份,而且那些苏醒的记忆实在太少了,起不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卡洛琳点点头。

蕾米莉娅指了指正在战斗着的冯龙德。后者现在又一次喷吐出了龙息,强行阻止了芙兰朵露的破坏能力使用:“这段时间我断断续续地利用时间回溯窥视了一下冯龙德这十几年的一些生活片段,惊讶地发现在一年半前,他还仅仅只是一个有些肥胖的人类男学生而已,是吧?”

“没错,我最开始遇到他的时候,他跟普通人类没什么两样,就连天生拥有的能力都蛰伏在了他的血脉中跟没有一样。”在灵魂联系偶尔指导着自家兄长在战斗时运用火焰玩家需要闯入未知空间与敌人交战。他们不会冒然行事吐息的一些小技巧,卡洛琳同时也回答道:“说起来也过去了一年半多了,他的实力还是有些不够看的......应该是没有太多战斗的原因。毕竟再严酷的训练,也比不上一场游走在生死之间的真正战斗来得效果好。”

“或许单单从实力上来说,冯龙德的实力不管对于你我而言,还是对于咲夜来说。又或者对于正和他厮杀得难解难分的芙兰来看,都是感觉有些弱......但事情可不能单纯只看一方面,要从多方面考虑。”蕾米莉娅突然脸色一正,语气也从之前的轻松变成了现在的严肃,“不管他最开始是不是普通人类,但他能在一年半多的时间内从普通人类级别的水平成长到现在的实力水平。这已经够耸人听闻的了......不管是血族、狼人、恶魔还是其他非人类的种族,想要从零开始达到冯龙德现在的实力水平,估计没有一二百年是不可能达到的。”

听到蕾米莉娅的话后,卡洛琳难得沉默了下来。

“我不太清楚你这么希望你的兄长尽快壮大他的实力是因为什么缘故,我也不太想知道具体的原因,我只是提一个建议,你听完后乐不乐意接受的话随你便。”蕾米莉娅摆了摆手,咲夜立刻心领神会地给她的茶杯中添了热气腾腾的新茶,“顺其自然,让你的兄长去走他自己的路,很可能有意想不到的好效果......当然,你也可以在其期间对他进行必要的帮助与教导,但尽量不要去干涉他的决定,在自主权上缚手缚脚的话可不会让人有多大想要自己前行的动力。”

“......我会参考的,你的建议比较有用。”卡洛琳沉默了一会儿后才缓缓回答着,然后紧接着询问道:“兄长曾经说过你似乎可以看到任何人过去与未来的片段......你是因为看到了未来的某种可能性才会这么说的吗?”

蕾米莉娅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算是吧,我曾经试着用时间回溯短暂窥视了一下冯龙德不太遥远的未来片段,就是由于使用力量太少的程度导致具体的内容我看不太清楚造成7人死亡,因为未来的可能性是在随时变化的,远不如过去的片段那么稳定......不过我能看到的是他走了自己的路,这也是我唯一能看清楚的了。”

“不管怎么说,谢谢了。”卡洛琳回答道,语气听上去有些诚恳的意思,让蕾米莉娅与咲夜都为之一愣,这是她们第一次看到说话习惯一板一眼的卡洛琳有明显的语气变化。

“暂时先聊到这里吧,我们的注意力更应该放在这两个人的战斗上。”卡洛琳说着的同时,视线与灵魂都开始继续全身心地关注着战况,“不管结果是谁胜谁负,我们都需要及时地将这两个家伙弄下来,弄出什么事端来就不好收拾了。”

“确实如此。”取过桌子上碟内一块精致的甜点放入樱桃小口之中,蕾米莉娅又恢复到了平常那种努力维持着威严却更跟人一种小孩子稚气的气质,“不管怎么说,这一场架打起来的话对于你的兄长也有好处,而芙兰正好也能借机倾泻一下那些累积起来的负面情绪,憋太多的话谁知道这孩子什么时候又会生出什么事端来。”

将视线转回到正在厮杀得如火如荼的冯龙德与芙兰朵露二人身上,他们两个的战斗已经快要走到了尾声。

要形容现在的战局的话,那就一个字,乱......

打到现在这个份上,甭管是冯龙德还是芙兰朵露,基本上全都是一通胡打:冯龙德抡着斧型戟与钢制鸢尾盾更多的是起到格挡弹幕光弹与近战威慑的作用,而他主要的攻击手段则是灵魂冲击与火焰吐息,这两招才是对芙兰朵露最有效的攻击方式;芙兰朵露即便精神不太正常与心理比较小孩子,但她同样能发觉眼前这个近似于能无限再生的大叔对于自己的破坏能力相当忌惮,自然而然地就利用弹幕光弹来阻拦冯龙德的攻势,偶尔也挥舞着雷万汀进行攻击,最主要的就是凭借着破坏能力去干扰冯龙德的精神冲击与火焰吐息,不过更多的时候是被反过来干扰了......

然而打了这么长时间,不管是谁,现在都开始有些色厉内荏的意思了:如此高强度的战斗可是一个身心皆疲的体力活儿,这俩货能一路打到现在还能强撑着,只能说明双方心里全都是火气,不彻底打趴下对方或者被对方彻底打趴下的话就誓不罢休......未完待续。

小儿止咳药哪些不含防腐剂
左脑梗塞
关节炎会引起手足麻木吗
宝宝积食食疗方法
淮南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静脉炎的治疗
Tags:
友情链接
长沙物联网